当前位置:依龙网>文化>朱立元:中国当代美学也参与了环境美学与生活美学的新潮

    朱立元:中国当代美学也参与了环境美学与生活美学的新潮

      时间:2019-11-03 15:09:22   点击:3925

    当美学走向大众时,它也应该保持其哲学品格(2)

    ——访著名美学家、复旦大学文科高级教授朱立元

    中国当代美学也参与了环境美学和生命美学的新潮流。

    《文汇报》:当你提出实践存在主义美学时,你是如何解读美学的这种“人生转向”的?

    朱立元:新世纪以来,在当代中国美学多维发展的新形势下,我提出了实践本体论美学。我相信实践是人类最基本的生存方式。这种实践包括艺术和审美活动。我的初衷是希望我们的美学理论能够走向实践,而不仅仅是理论演绎。实践本体论美学强调审美对象和审美主体,“美”和“美感”不是现成的和固定的,而是在人与世界审美关系的形成和发展以及特定的审美活动中产生的。我们在研究美学时,不仅要孤立地研究美的固定性或固定性,还要研究人与世界的动态审美关系。这种审美关系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审美(实践)活动。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认为实践存在主义的美学与当前“人生转向”的趋势是一致的。这种做法的概念非常丰富,不仅仅是物质劳动。此外,现在的工作不同于过去。其中许多是脑力劳动和脑力劳动,这意味着它将越来越与人们的脑力活动密切相关。在美学理论中,“生命转向”的出现是适时的。当代西方美学突破了单纯关注艺术的局限,开始关注自然和生命,掀起了“环境美学”和“生命美学”的新潮流。当代中国美学也参与了这一过程,或者从远处呼应了这一新趋势。

    《文汇报》:实用主义美学的领军人物舒斯特曼(Schustermann)曾经提到,作为生活美学的主要思想来源,实用主义传统与中国文化有着明显的同构。你怎么想呢?

    朱立元:我不太同意他提到的“同构”。从我和他的交流来看,他非常爱中国,希望从中国文化中学习营养。然而,由于文化和语言之间的差距,他仍然在雾中看花,毕竟是被一层隔开的。谈到“同构”,他希望找到一些共性,但我认为仍然存在争议。然而,这是一个好现象。从他接受中国影响的意愿来看,这表明中国传统文化仍然存在。当然,我们不能夸大其影响。但是,我相信,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这种势头在未来会逐渐增强。

    然而,中西美学思想必然会发生碰撞和交流。我现在欣赏的是从“不同文明之间相互学习”的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一些学者批评中国文论的“失语”,但我始终不同意。一百年来,中国形成了新的文学审美传统,这是依靠古代文化传统进行创造性现代转型的结果。这一过程与向西方美学学习密不可分,而且几乎同步,但将这一过程描述为向西方学习只是片面的。虽然朱光潜等人当时提出了“向西方解释中国”的口号,表面上提高了西方的学习水平,但解释的对象和目的却是中国。他们对中国文化了如指掌,他们的理论探索和创新实际上超过了“向西方解释中国”。在更长的历史时期,这些都是文明相互学习的方式。

    作者:陈瑜编辑:陈瑜

    相关资讯:

    © Copyright 2018-2019 bitwor.com 依龙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